首页 > 印花资讯 > 棉花--纺织业发展的喜与忧,数码印花行业的喜与忧

印花资讯

棉花--纺织业发展的喜与忧,数码印花行业的喜与忧
2011-11-30 12:01:50

 

【第零季观察】近一年来,棉花上涨,棉花套现现象交替出现,深深的刺痛了纺织业,轻飘飘的棉花价格飘忽不定,不仅让棉农担惊受怕,而且让相关棉纺、化纤、服装、家纺、甚至纺织印花等诸多领域遭受了重重一击。而数码印花行业目前主要以化纤类原料为主,棉花的波动不定,对化纤市场影响如何呢?我们拭目以待!

暴涨急跌,棉价犹如过山车

2010年9月初,我国内地的新棉花刚上市时,均价才18000元一吨,仅两个月后,价格就暴涨到32000多元,涨幅近80%;2010年12月份回落至每吨26000元后,今年2月份又飞涨至34000元的高位;从今年3月起,棉价从每吨30000多元的高价位一路狂跌,截至11月24日已经下滑到每吨不足19000元。

纺织产业是一个链条,下游棉纺厂经营状况不好,上游棉农的日子不可能好。10月、11月本应是各地棉农卖棉、棉商购棉的旺季,然而今年的棉区与去年相比,却呈现出“冰火两重天”的巨大反差。

山东省德州市夏津县是个“产棉大县”,这里几乎家家都种棉花。德州市棉花行业协会会长马俊凯表示,今年籽棉收购价格太低,目前在每斤3.9元左右,去年同期是7.1元。现在出售,棉农有可能连本钱都收不回来,所以都迟迟不卖。

与去年同期的抢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今年棉农和收购加工企业的交易陷入僵局,棉花加工不挣钱,许多企业仍在忐忑观望。

“今年是我干纺织十多年来最困难的一年。”一位山东的棉纱厂负责人对记者说,“在国际金融危机时都未停产的厂子,目前已停产一个多月了,而且还不能开工,开不开工都赔钱。现在还有200吨的库存没卖掉。”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囤棉时的价格为每吨30000元,现在已经跌到19000元,再加上水、电、租金、人工等费用,每卖一吨棉纱恐怕就要亏掉近万元。”

资金紧张,棉价绊住纺织业

如果说人工成本上涨、出口不畅等因素是不可避免的外部硬性压力,那么棉花价格暴涨急跌很显然已经成为纺织企业成长的“软绊脚石”,部分生产要素成本上涨幅度少则20%、多则翻倍,导致企业资金紧张。

“前期棉价大涨时,企业因担心原料供应短缺而大量抢购棉花。当时的进货成本比目前的棉价普遍高出三四成。”中国纺织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孙淮滨对记者说,“现在高库存碰上价格暴跌、需求不振,占用了企业的大量资金,使一部分纺织企业的资金周转陷入困境。”

“在纺织工业联合会近期进行的调研中,‘融资’已经超越‘订单’成为企业普遍反映的第一难题。”王天凯说。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今年1-8月,我国纺织行业财务成本同比上涨了34.49%,高于同期主营业务收入增速4.48个百分点。

以前人们普遍认为,棉贱伤农,棉贵伤企,棉花价格降了对纺织业是利好。“实际上,降价带来的风险更大。”王天凯介绍,棉价大降,结果大家反而不买,都在观望;同时,一些外商反而以此为借口向末端产品压价,很多加工型企业,尤其是中小企业的日子更不好过了。

买涨不买跌的心态让国外客户不敢下单,导致需求量减少。南京泓祺服饰有限公司专门生产出口美国的女装,该公司负责人介绍,我们向客户报价一般都要提前两三个月,比如明年初的订单,现在价格都已经报给客户了,而客户要拿货后一个月左右才给货款。棉纱价格随着棉花价格大幅波动,就给我们报价提出了难题。如果下了订单几个月后棉纱价格涨了,客户会要求按原报价执行;如果价格跌了,客户又会要求我们按实际行情下调价格,否则就不要了。

纺织业应对棉价波动束手无策,很大程度上是受制于棉花流通。为了减少进口棉对国内市场的冲击,保护棉农利益,我国对棉花进口实行配额制,而我国规模以上棉纺企业有1.2万家,最终拿到配额的企业仅约1000家,绝大多数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无法利用国际市场价格“洼地”来平抑成本,无形中减弱了企业利用国际市场配置资源的能力。

“实践证明,没有什么比棉花价格的剧烈波动更糟糕的了。”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王天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“棉花价格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,已经成为目前纺织工业面临的最大问题。”

熨平波幅,集中力量调结构

为了解决棉价暴涨暴跌的状况,今年国家首次以19800元/吨的敞开收储价进行收储,目的就是为了稳定棉价,熨平棉价大起大落的波幅。

国内外棉花价格剧烈波动,严重影响了国内纺织业转型升级的步伐。“去年由于棉价暴涨,很多厂长都关心棉花去了,因为棉花运作带来的收益,远远超过企业进行技术改造和管理升级带来的利润。”王天凯说。

由于企业正常运转要保持至少20天的库存,去年棉价疯涨时,纺织企业不得不疯狂采购。如果纺织企业有足够的资金实力,踩在点上低位买进的话,那么一吨棉纱就能净赚1万元。因此,在这种情况下,盯住棉花,远比调结构见效快。

然而,当前我国纺织业,尤其是棉纺业的产业结构还很不合理,处于产业链两端的研发设计环节与营销服务环节的企业较少,处于中端制造环节的企业众多。制造环节利润较薄,受成本制约最大,最容易受到原材料价格波动的影响。

王天凯说,今年1月至9月,扣除价格因素,实际出口数量增长只有2.8%,这意味着很多产品的出口数量出现了停滞甚至同比下降。加快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和促进行业结构调整已成为当务之急。

“纺织行业出口依存度大,产业链条长,最前端连着棉花等大宗农产品生产,后端连着居民消费和出口。”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副局长黄利斌分析,棉花等原材料价格大幅波动、用工成本大幅上涨、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等环境因素变动对行业发展影响较大,同时,纺织业也是最容易受到贸易保护势力打压的重点领域。在国内外严峻形势下,许多企业表示,是在苦苦挣扎下才维持当前的经营状况。展望明年,纺织行业只有提高印花机械技术调整产品结构,才能应付这样的挑战。

棉价波动对纺织业重重敲一锤的同时,另一行业却抓到难得的机遇,广州作为中国数码印花行业最大的基地,孕育这许多数码印花中小型企业,目前国内数码印花技术,主要从事数码热转移印花技术,就是通过媒介-热转印纸,将图案,花型转印到布匹或者裁片上,实现成衣印花,裁片印花和布匹印花,针对面料主要是化纤类面料,随着棉价的波动,必将推进化纤料以及化纤混纺布料在时装,服装行业的发展,随之必将带动广州数码印花企业的发展,此波“棉花掌”“棉花套”的余波,忧了纺织业,是否喜了数码印花业呢?

注:棉花掌--即指棉价暴涨,不断创下历史新高

     棉花套--即是棉价急跌,又使不少人被棉花套牢

 


上一篇   [返回首页] [打印] [返回上页]   下一篇


合作企业

  •            

联系我们